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壹ART

欢迎朋友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画家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  

2016-12-08 13:31:32|  分类: 中国油画-综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画家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踩著那梦里的足迹
找不到旧时的天地
挽著那梦里的时光
留不住旧时的回忆

画家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

中国传统庭院

中国的古建筑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,体系最完整的建筑体系。从单体建筑到院落组合,城市规划,园林布置等在世界建筑史中都处于领先地位;中国建筑独一无二地体现了的"天人合一"的建筑思想。

先秦两汉的建筑风格亦比较侧重于阳刚壮美的表现,其形象追求的是“宽大崇高”,其细部追求的是“错采镂金”,就是与正规建筑互补,理应表现出阴柔秀美的园林,也追求景多景全,园中高台林立,奇卉珍禽毕呈。正像前汉大赋中所描写的那样,此时的苑圃花园气派宏大,包罗万象,尽量显示豪华富有,而没有后世园林的诗情画意和韵味含蓄,因此,从阴阳合德刚柔相济的审美观念来看,此时的建筑艺术是稚气的,过分显露的,是对外在世界一种较为粗拙的、物质的把握。历史发展到魏晋南北朝,动乱的社会政治使大批士人自觉地与现实社会保持着距离,谈玄之风兴起,并尊《周易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为三玄,流风所及,也给两汉以来较为正统沉闷的艺术理论注入了新的生气,反映在建筑上,朴素,雅洁,宁静自然的村居园林发展很快,作为对广殿高楼的补充,它们妥帖地表现了秀丽、自然的阴柔之美。

在布局设计和环境意识上,中国古建筑表现了较强的阴阳合德的观念。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,南唐诗人冯延巳的这一名句,常常被用来形容中国传统建筑的延绵无尽。庭院一般是指前后建筑与两边廊庑或墙相围成的一块空间,这里建筑的实主阳,庭院为虚,主阴,这一虚一实组合而成的“前庭”和“后院”,按中轴线有序连续的推进,大大增强了传统建筑阴阳合德的艺术魅力。北京的故宫、山东曲阜的孔庙等建筑集群之所以会打动千千万万个旅游观赏者,其主要原因恐怕亦在于此。要是单个地孤立地去观赏这些群体中的主要殿堂,它们的基本造型变化不大,不能反映出古建筑艺术的绚丽多彩,然而一旦将它们用围廊、门楼、亭阁、隔墙等有机地组合在一起,形成虚实相济的建筑群,其感染力便会成倍增长,如在《周易》经文中多次提到的“庭”,就表现出了这一特点。就是在秦汉时期主要表现阳刚之美的建筑中,也不是完全不注意室外空间的组合,像上边提及的秦阿房宫,也不是实体一块的建筑单体,而是以殿、楼、阁,以及诸多架空间道、复道联络组合而成的庞大建筑群,在它的阳刚之美中,也透出丝丝的秀美。陶渊明被钟嵘《诗品》尊为“古今隐逸诗人之宗”,从这位著名田园派诗人歌颂田园美的诗文中。也透露了当时士人对建筑风格追求的转变。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,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”,(《归田园居》)、“倚南窗以寄傲,市容膝之易安,园日涉以成趣,门虽设而常关”(《归去来辞》)。如此小巧拙朴的建筑环境,悠闲自在的居住气氛,集中表现出姻静、清丽,含而不露的阴柔之美。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庭院深深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
陈士斌住在地下画“西藏风情”

编辑/雨浓

最近忙于准备大连艺博会的作品,一直没有工夫更新博客。没办法,要生存的好一点么,希望多多包涵。这几天也画了一些新作,但苦于不够新意,怕见公婆,所以还是修改完了再亮出来,希望诸位谅解。我发誓,没有看“世界杯”。

前一段,写了《去九寨沟写生》系列短文5篇,并参和了新浪网“我的青藏故事”的大赛活动,才刚有点击量过万的业绩。想想有些可笑,怎么还在乎那些?我有时觉着自己就像个演员,在舞台上瞎白话,虽没有点掌声可也希望台下有观众,要是没有一个人,自己多尴尬呀,不是黑夜暗送秋波也送不出去。虽多日没能更新博客,可同志们对偶还是依然关照点击浏览,有的留言评论或夸奖批评,甚为感激。

今翻查旧作,又找出8幅在1991年画的西藏风情画的照片,那是1991-92年在北京进修时为生存需要画的,有几张已经卖出,不知漂流到什么地方;有的还在我的储藏室里放着。前年有个台湾哥儿们发电子邮件指定要一幅,我推托有些破损。但人家还是想买,可我缝补修改后竟然不愿意再出手了,大概是因为再让我这么去画我还不愿意呢,所以留着吧。还有两张画幅稍大的,我认为较好,原在北京和平画廊放着,因有一段时间远离艺术,走南闯北混入新闻单位挣稿费,竟然辗转深圳、海南最后落脚大连,北京的电话号码升位,那家画廊竟然搬离和平宾馆不再联系,通讯中断暂时无法再找回,小有可惜。
 
那时北京写实画界都喜欢巴尔蒂斯、怀斯的风格,流行艾轩的画法。以刘晓东、于红为代表的新生代好像还没完全成气候。我们这些从全国各地来北京进修的学子,用美院老先生的话说,是来补课的,要好好苦练基本功。我因为辞职没有收入来源,只能靠卖画才能生存。北京的画廊也只有箭楼的东方油画艺术厅、六部口的音乐厅画廊和帅府园的中央美院画廊及高格、和平画廊等十来家,说画廊,其实是寄卖性质的画店。民族风情画的买主大多是外国旅游者,也有少数东南亚的一些画廊买主。
 
看着这些作品,就想到那两年的艰苦困难。租住在北京关东店北街的半地下室内,白天在研修班画室写生人体、听讲座记笔记、看画展跑画廊逛书店,晚上在日光灯下画这些被人称为“行画”的油画,送到画廊寄卖,赚些钱好买画布和颜料。钱卖得多一点就去朝内大街的图书进出口公司买大画册,去东单肯得基店吃鸡大腿,或是去王府饭店暴食一顿,或啃猪蹄子再用劣质啤酒灌缝,把肚皮撑得鼓鼓的。此前住在水锥子,为打长途电话得去北京西长安街的电报电话局,拼命快速的骑单车单程也要40分钟。那时候挂长途需要先挂号等待叫号,等到话务员接通后去某一个号间接听。后来实行了程控电话,可以直拨,就省去了很多的劳顿和麻烦。

那时的名画家也不是很富有,杨飞云开的车子还是两厢的“夏利”,王沂东开的是微面“大发”。听张利华说某某卖画挣了大钱,买了CD可以挎在脖子上走着听,我孤陋寡闻,始终认为他在瞎吹牛。家里听的是英国多唱盘自动落碟的立体声唱机自觉很前卫,怎么CD就挎到脖子上了呢?后来证实张说的是真的,现在花200元就可挎到脖子上了,也不用6千多了。我当时一贫如洗,又特别想赖在北京学习艺术,只有靠卖画为生,饥一顿饱一顿。家里的老婆孩子更是顾不上了,还得他们倒贴。用我们老家的话说,叫“坷垃擦腚——迷门”!

关东店北街半地下室,虽然是居委会对外出租的房子,但创收的积极性居委会干部们却是少见的积极,看我们租房心切,就死命的抬高价格。居委会走廊上就有个公用电话,就在我租住画室的门口,那是居委会兼做办公电话用的,他们下班后就把电话的拨号盘用小锁锁起来,只能接听。那时候很多地方的公用电话都是用这种方法,控制电话不让人打出只能接听,这种电话不是我们现在常见的双音频电话,而叫脉冲电话,这种电话连拍叉簧几下,就相当于拨几号,这方法我已忘记了是如何知道的了。有一天实在是有急事就试一下,果真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简直是高兴极了,省去了骑单车再跑西长安街了。那时家里的程控电话只有四位,多拍几下叉簧算不了什么,所以一旦遇到急事就去拍叉簧,还不用付费。有时候竟然在人家的眼皮底下也敢拍。这也算对房租太贵的一个报复或折扣吧。后来离开北京,每当想起这事心理都有些愧疚。

现在又在为挣钱参加艺博会,但此次的心态和以前则大不一样了,起码不在地下室画了。那时还不如模特儿,人家还有个BB机,其实我那时有个BB机谁呼我呢?现在给我个BB机也找不着发射台了,这也算是进步吧。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素描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画家:陈士斌作品『印象·西藏』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
陈士斌,安徽亳州人,职业画家,现居大连。少年自习绘画,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。曾任银行美工、报刊美编,现为大连艺术学院 教授。1981届毕业于阜阳师范学院,获文学学士学位。1990-1991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。2004-2005年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油画创作访问学者。近年来曾在北京、大连、南京、宁波等地举办个人作品展览和参加联展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